,歡迎光臨!
加入收藏設為首頁請您留言
您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諸城車訊 >> 記者探訪諸城工業強市之路 群象經濟帶動發展

記者探訪諸城工業強市之路 群象經濟帶動發展

2012-03-27 13:56:03 來源:網絡 瀏覽:233

  諸城,古稱密州,虞舜故里。

  因為這里發現了世界上最大的鴨嘴恐龍化石,又被稱為龍城。

  諸城屬于山東半島,但一段狹窄的陸地阻斷了她與大海的擁抱。

  就是這樣一個沒有區位優勢和交通優勢的縣級市,創造了令人驚嘆的經濟奇跡:去年生產總值521億元,財政總收入62億元,地方財政收入40.1億元,躍升為山東省縣域經濟五強。

  穿城而過的濰河靜靜流淌,見證著古城的跨越與騰飛。

  “群象”馱著諸城奔

  諸城有世界最大的商用車生產基地、世界最大的天然色素生產企業、亞洲最大的前車橋生產企業,還有國內規模最大的肉雞出口企業、國內最大的玉米淀粉加工企業、國內最大的肉丸生產企業……到2011年,諸城規模以上企業有669家,實現銷售收入1600億元,位列濰坊各市區榜首。

  以大企業、大品牌、大產業為特色的“群象經濟”,在諸城悄然崛起。

  “諸城工業經濟能有今天,與10年前的產權制度改革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諸城市經濟和信息化局副局長張家增說。

  1992年,諸城曾對市屬150家獨立核算企業進行資產清理,結果令人大吃一驚:68.7%的企業明虧或暗虧,虧損額高達1.47億元;全市企業資產負債率80%以上,每年支付銀行利息達1.5億元。

  為此,諸城率先在全國開展了以明晰產權關系為主要內容、以股份合作制為主要形式的企業改革。這一曾被人誤讀為“賣光送光”的“諸城模式”,在后來的實踐中顯現出強大魔力:救活了一大批企業,形成了良好機制,轉變了企業家和職工觀念,鍛造了一個成熟的企業家隊伍。在改革中脫胎換骨的企業,煥發了生機與活力,如今60%已做大做強。

  與此同時,諸城認真分析縣域產業發展方向,制定了產業發展規劃,在產業培植上突出重點,把資本向主導產業調整,千方百計造龍頭,通過龍頭帶動,拉長、加寬、增厚產業鏈條。

  政府當導演,汽車、食品、紡織服裝以及新興裝備制造產業集聚大戲漸入佳境。

  退城進園,騰足發展空間。“2005年,我們要求所有企業遷到四環以外。企業把騰出的土地或搞商住或搞流通,通過置換而來的資金用于更新設備。”張家增說,到2010年,退城企業在100家以上,騰出了2500畝土地。

  企業擴大了經營場所,更新了設備,輕裝上陣,諸城工業大踏步前進。諸城外貿、得利斯、惠發、北汽福田、新郎、桑莎、昊寶、四達、中紡金旭、瀘河、三工等一批企業脫穎而出,形成了具有特色的“群象經濟”。

  高峰迭巒群山綿

  諸城工業不僅“高峰迭巒”,而且“群山連綿”。

  遠望“高峰”,首推北汽福田。

  從濟青南線一下高速,轉入諸城市區不遠,就可看到一片占地規模很大的廠房,這就是北汽福田在諸城的生產基地。從多年前小小的摩托三輪起家,到后來生產微卡、輕卡、中卡,而今北汽福田在諸城的商用車產量已達到全球第一,產值300多個億。

  在諸城工業經濟中,北汽福田是當之無愧的巨人。這個巨人,是當初送出去的“孩子”長成的。

  1994年,諸城將市車輛廠576萬元凈資產無償送給北京汽車摩托車聯合公司。這家原先只能生產農用三輪車的小企業,經對方注入7200萬元資金和技術、設備之后,鳥槍換炮,生產起了中卡、輕卡、小卡、微卡。如今,北汽福田諸城生產基地產能達到了30萬輛,成為全球最大的商用車生產基地。

  送出去的孩子成為頂梁柱,諸成汽車產業滿盤皆活。

  義和車橋原是一家漁具生產企業,瀕臨倒閉。后來,義和傍上北汽福田,專門為其配套汽車前橋,短短幾年,產值就達到億元,目前已成為亞洲最大的車橋生產企業。長成小巨人的義和車橋,又帶起下游近百家配套企業,其中的美晨公司已成長為上市公司。

  在北汽福田產業磁場的吸引下,外地配套企業紛紛前來。在北汽福田諸城奧鈴汽車廠東側,是青島知名企業青特公司,專為北汽福田配套而投資興建的,西側是上市公司遼寧曙光專門為北汽福田配套建造的分廠。依托北汽福田,諸城已形成了較完整的汽車產業鏈,相關配套企業達300多家,規模以上企業有160多家,產業產值達到600多億。

  產業鏈演繹的魔力在其它行業也日益顯現。

  紡織服裝業,以新郎、帥領、昊寶等男裝品牌為龍頭,帶動了相關配套企業百余家。食品加工業,過去是商品經濟大合唱,現在則是貿工農一體化,形成了從良種繁育到屠宰、深加工、消費完備的產業鏈條,促使諸城工業和農業、工人和農民形成一個經濟聯盟,縣域經濟發展活力大增。

  品牌璀璨耀龍城

  在諸城,隨便問一個當地人,他順口就會給你數出一長串品牌名稱:新郎、桑莎、昊寶、得利斯、諸城外貿、惠發、冠泓……

  這個新興的品牌之城,有著許多同等規模城市無法比擬的家底:擁有國家級品牌40多個,省級品牌80多個。一個縣級市,這么多的知名品牌,讓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諸城品牌的成長軌跡與諸城經濟的發展緊密相連。正是雄厚的產業基礎,孕育出名牌產品的累累果實。而眾多品牌,多數產自于四大產業集群。

  作為諸城食品行業的龍頭企業,“得利斯”在1999年成為濰坊市第一個中國馳名商標。此后,新郎、盡美、瀘河等品牌相繼被認定為中國馳名商標;三工、蘭鳳、北極神、小康、義和等成為山東省著名商標。食品行業的龍頭企業諸城外貿,現已有1個中國馳名商標、5個中國名牌、2個國家免檢、6個山東省名牌。這是諸城市實施品牌戰略、發展品牌經濟的一個縮影。

  諸城品牌集群的形成,來自于品牌素質的保證。新郎公司以重金先后聘請了3位世界級服裝大師擔任技術顧問,以年薪300萬元聘請了世界著名五大服裝設計師之一的意大利人特拉納作為公司首席設計師。這也使得新郎公司躍升為全國服裝行業20強,新郎商標更是先后獲得山東省名牌產品、山東省著名商標、中國馳名商標、中國名牌、國家免檢產品等稱號。

  從一家小面粉廠發展到今天的“得利斯”,一樣對品牌素質有著嚴格要求。其出口產品,曾經受了對產品質量要求苛刻的日方前后上萬次檢驗,但沒有一次不合格。

  企業發展,品牌領先。這已成為諸城企業的共識。

  在家家悅集團的每個店內,都可以采購到惠發食品生產的肉丸。能夠進入國內知名超市連鎖企業,自然與惠發食品的產品質量相關。而良好的產品質量背后,是惠發集團對品牌建設的不懈追求。

  走進山東惠發食品公司總部,橫掛在廠區內的“爭創世界名牌”標語引人注目。公司總經理惠增玉認為,一個沒有品牌的企業,不能稱之為企業,只不過是一個加工廠而已。只有建立自己的品牌,企業才有持續發展的可能和動力,才有可能發展成為百年企業。

  品牌的簇群效應,提升了諸城的知名度。在諸城,生產男裝的品牌企業就有4家,這也為諸城贏得了中國男裝名城的稱號。諸城還先后被評為全國食品工業強縣、山東省汽車工業產業集群、山東省商用車及零部件制造業基地。

  面對未來,諸城人以敢為天下先的勇氣,制定了更宏偉的戰略目標:爭當全省縣域經濟排頭兵,躋身全國百強縣市30強。

  在冠泓新投產的12萬平方米車間內,一批嶄新的數控機床已經下線;相鄰的新車間內,一個6萬平方米的車間已搭起框架;昊寶集團,一個規劃占地500畝的工業園區將在年底投產;惠發食品一個10萬頭肉牛飼養基地已開工建設……

  三月諸城,涌動著激情跨越的春潮。

  記者手記

  令人刮目相看的企業家

  談到諸城的工業經濟,諸城人總會自豪地說起他們的企業家隊伍。“沒有他們,就沒有諸城的工業騰飛。”當地一位政府官員的話,讓我們不得不對諸城的企業家們刮目相看。

  諸城企業家胸懷寬廣。蘭鳳、桑莎、新郎、昊寶是諸城市紡織產業的四大品牌,桑莎、昊寶的兩位老總原來分別是蘭鳳、新郎的副總,后來,她們另立山頭干起了老本行。在不少人看來,蘭鳳與桑莎、新郎與昊寶肯定是冤家對頭,沒想到他們卻成為合作伙伴。桑莎在發展初期,蘭鳳派出技術人員給予支持;蘭鳳新項目投產需要資金,桑莎主動為其提供貸款擔保。

  諸城企業家認為,惟有能容人,才能為他人所容。“心胸能包容天下得失,那就一定能夠得到天下人認同。”諸城義和車橋有限公司總經理陳忠義培養了7年的一位銷售經理要辭職辦企業,陳忠義給予資金技術支持。短短6年,這位名叫張磊的年輕人成立的諸城美晨公司,已經膨脹為上市企業。陳忠義起家的漁業機械廠,也發展成為亞洲最大的車橋生產企業。

  在諸城企業采訪,我們經常聽到這樣的開場白:我們做得還不夠好,我們還有很大差距。企業家謙遜的語言背后透著一股勁兒,要做就做好、做大、做強,認定目標,勇往直前。正是這種永不滿足的創業激情,促使他們千方百計增投入、擴規模、上檔次。惠發集團短短10年間,從一個小作坊發展成擁有中國馳名商標、銷售收入達30億元的大型企業集團。年僅40歲的集團董事長惠增玉并不滿足,目標鎖定國際市場,創世界名牌,力爭到2014年實現銷售收入過百億。

  諸城企業家膽識過人。把一個僅有六七名員工、3萬元資產的小工廠,發展成擁有25億元資產的大型企業集團,新郎集團董事長王桂波靠的就是過人膽略和超前眼光。王桂波以國際視野打造民族品牌,以年薪300萬元聘來世界頂尖服裝設計師作為公司首席設計師,創新售后服務模式,開創了中國服裝領域之先河。

  有句“大話”在諸城企業家中十分流行:諸城有兩大港口———青島港和日照港,有兩大機場———青島機場和濰坊機場。其實,諸城不靠鐵路和高速公路,哪來的港口、機場?但在諸城企業家眼里,只要能夠為我所用,就可據為己有,這不能不說是一種胸懷和膽略。

發表評論
網名:
評論:
驗證:
共有0人對本文發表評論查看所有評論(網友評論僅供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贊助商鏈接
摇钱树曾道人论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