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加入收藏設為首頁請您留言
您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精英人物 >> 巾幗路上踏歌行—記章丘市雙山街道三澗溪村黨支部書記高淑貞

巾幗路上踏歌行—記章丘市雙山街道三澗溪村黨支部書記高淑貞

2019-04-07 16:54:41 來源:諸城汽車網 瀏覽:51

  我是一名來自農村基層的黨支部書記,并且前后當了兩個窮村的支部書記,一個是俺娘家村東太平村,一個是俺婆家村三澗溪村,原來這兩個村的共同之處是窮、亂,多年連續更換支部書記,集體經濟、公共設施幾乎是一片空白。這兩個村的不同之處是,俺娘家村小,135戶人家,390口人,8名黨員,支部書記大都是組織上派的。而我婆家村不是這樣,村大人多,由三個自然村組成一個行政村,全村1000多戶人家3100多口人,黨員110名。雖然村窮,但是村“兩委“直選以來,都是搶著干。面對這樣兩個村,我去當書記,頂的壓力很大。十幾年的風風雨雨,我在執著中前行,用女性特有的愛心、善良、堅韌和實干深深地感染著身邊的每一個人。自擔任農村黨支部書記以來,我所帶領的村先后迎接了“全國農村精神文明座談會”和“全國平安家庭創建活動現場會”的勝利召開,省和濟南市為民服務和新農村建設、村務、財務公開也作為現場會的參觀點。村集體先后被授予“全國民主法治示范村”、“全國平安家庭創建先進單位”,“山東省綠化示范村”,“濟南市平安建設先進基層單位”,“濟南市十佳志愿服務隊”,“章丘市先進基層黨組織”等榮譽稱號。我本人也被評為“全國三八紅旗手”、“山東省新長征突擊手”、“山東省優秀共產黨員”、“齊魯巾幗十杰”、“濟南市勞動模范”,還榮立了山東省青春立功一等功,濟南市平安建設三等功。作為“山東省十七大理論宣講團”成員和“濟南市學習實踐科學發展觀活動宣講團”成員,我在全省各地連續宣傳130余場次,現場觀眾近10萬人。
  平凡人生的坎坷路

  在榮譽面前,我感到自己很平凡,是齊魯女性當中平凡的一員。在黨員群眾眼里,平凡的是人,平凡的是故事,而在坎坷人生中砥礪出的崇高的人格從不會顯得平凡。

  1995年,正在章丘市王白中學任教的我被鎮領導叫去談話,讓我去擔任東太平村的黨支部書記。東太平村是我的娘家村,我最了解村里當時的情況。交通閉塞、人心渙散,村里連裝部電話都有難度,更不用說發展經濟、修路通水了,然而更嚴峻的是村兩委班子軟弱,凝聚力、戰斗力不強,黨員群眾看不到改革發展的希望。鎮領導了解到我性格潑辣、扎實能干,文化水平又高,對村里情況也熟悉,便想讓我挑起這個擔子。

  老實說,擔任農村黨支部書記這個工作,要比在課堂上辛苦很多。在一般人看來,我是自討苦吃,放著好好的書不教,偏趟村里這池渾水。家里人也極度反對,作為女人就應當相夫教子,不好好教書當什么書記,特別是當時我已經有孕在身。能不能當好這個女支書,全村上下都持懷疑態度。就是在這種復雜的氣氛中,我毅然決然地接受了任命,成為自己娘家村的當家人。經過五年的奮斗,我帶領村民干紡織、建燒窯、抓養殖,并且通了路、用上了自來水、架起了新電網,新上了變壓器,窮日子一天比一天紅火起來。時任濟南市委書記的孫淑義同志也在百忙之中專程來看了我。

  2004年,正當東太平村各項事業步入正軌的時候,我又被調任了三澗溪村的黨支部書記。與過去的東太平村相比,這個村也是出了名的窮村、亂村。當周邊的村莊都過上好日子的時候,三澗溪村依然破舊不堪,條件落后。但比這更棘手的是,自1998年至2004年,三澗溪村六年間換了六屆村支部班子。

  二次擔任支部書記,我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靜。不僅是為這個村的狀況著急,而且作為這個村的媳婦,工作中肯定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復雜問題,對此,我做好了充分的思想準備。為了全村人的大利益,為了三澗的大發展,我把親情割舍在一邊。

  做三澗溪支部書記的第一天起,我就將自己根植于群眾中。大半年的時間,每天走家串戶、了解群眾生活情況,了解他們的疾苦與需求,三澗溪村1000多戶人家我幾乎走了個遍。短短三年的時間,我破除重重阻力,頂住種種壓力,抓住了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和章丘城市發展的大好機遇,通過招商引資、騰籠換業,盤活了10余家企業,解決了債權糾紛,理順了村企關系,使村集體年經濟收入實現了由負債80萬到贏利150余萬元的目標,當年就實施了20多項民心工程。如今,三澗溪村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1000平方米的幼兒園、高規格的敬老院、高標準的農民公寓樓、花園式的衛生所、功能齊全的村辦小學、寬闊的水泥路、明亮的路燈、整齊的綠化帶,這些老百姓在過去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已經全部變成了現實。

  激情人生的創業路

  為了改善農村面貌,我自己掏腰包,把十幾年家庭的積蓄全部拿出來墊付工程款。每天早上6點出門,在村里轉一轉,看一看,晚上回來就研究政策,做發展規劃,有時開會討論起來要十一二點才能回家。

  出于女性的本能,我知道要干好農村工作,最重要的是抓民心,做群眾的貼心人,多做得民心、順民意的事。為此,我就從為民服務抓起,把全村的婦女姐妹組織起來,成立了“巾幗為民服務隊”,開展了“一線通連接你我他、一張卡方便千萬家、一支隊伍活躍全村、一面旗幟映紅四鄰、一個介所勞有所得”的“五個一”活動。我將服務的范圍拓展到大學園區、工業園區企業,經過多次協調共轉移了800余名剩余勞動力,實現了“人人有事干,事事有人管,戶戶都掙錢”的目標。

  東太平村和三澗溪村都實現了由亂到治,不僅在于經濟發展了,群眾富裕了,而且也緊緊依靠了我提出的“平安”理念,念好了“和諧經”。我結合濟南市和章丘市婦聯提出的“平安家庭”創建活動作為治亂的切入點和突破口,精心策劃了“家”字型工作體系。對此,全國婦聯主席顧秀蓮同志高度贊揚。2006年8月,全國“平安家庭”創建活動現場會把三澗溪村作為示范點,“家”字型體系在全國開始推廣。多年來我始終堅持在干中學,在學中干,不斷探索總結工作經驗,三澗溪村成為中央第三批先進性教育活動聯系點,山東省環境綜合整治現場會、濟南市新農村建設現場會先后在三澗溪村召開,三澗溪村由窮變富,由亂石崗變成了“香餑餑”。 近年來,三澗溪村先后代表濟南市、章丘市迎接中央、省和各地(區)市參觀考察近千次,接待人數超過5萬人。

  擔任農村支部書記以來,我放棄了休假,放棄了安穩的生活,滿懷激情,就像一個永不停歇的機器,高速運轉。自從章丘市委、市政府把三澗溪村確定為全市“十百工程”建設村后,我連續五個月沒睡過一個完整的覺,沒吃過一頓安生的飯,天天跑資金,天天泡在工程現場。嗓子啞了說不出話,就含上一片草珊瑚;感冒發燒近40度,就在辦公室里掛吊瓶;晚上刮風下雨,半夜與大家一起搬水泥,這一干就是半宿,直到第二天天一亮,就又打起精神安排一天的工作。為了園區企業簽約落地,公平合理地分配拆遷占地費用,我把講人情、走后門的親戚全部擋在了門外,卻千方百計征求廣大普通群眾的意見,苦口婆心地做他們的思想工作,就這樣,總投資2800多萬元的20項工程,用了不到半年的時間,全部竣工,并通過了有關部門的質量檢驗,一批高科技、高投入、高效益的園區企業順利落戶在三澗溪村的土地上。去年一年,城東工業園僅地稅就上繳了5000多萬元。為了豐富群眾生活,我親自為群眾挑選了一批涉農光盤、科技圖書,組織了莊戶劇團、健身俱樂部、舞蹈隊、門球隊等民間團體,成為城鄉一道亮麗的風景。

  多難人生的不悔路

  作為一名黨的基層干部,一名女支部書記,出色地完成了一件又一件任務,不辱使命,不負重望。然而,在生活上,我卻承受著常人難以承受的壓力,經受著常人難以抵御的磨難。

  在擔任中學體育教師期間,由于執著地工作,壓力太大,我的第一個兒子出生后6個月不幸夭折,我強忍悲痛,堅持在工作一線。每每想到這件事,我總是一個人暗暗流淚。此后,我救助了章丘市文祖鎮水龍洞村的一名孤兒—鄭紅霞,一直到鄭紅霞完成學業。與鄭紅霞一樣,我先后救助的貧困學生和單親家庭的兒童達10人之多。現在,他們有的已經考入大學,有的考入了重點高中的實驗班,他們都親切地稱呼我為“高媽媽”、“好娘”。從1998年的南方洪災一直到今年的汶川大地震,歷次的捐款箱前我總是第一個出現的身影;村民馬守利的女兒身患白血病,無錢醫治,我帶頭捐款幫他渡過難關;家庭貧困的邢守海出車禍生命垂危,而肇事車輛逃逸無從查找,也是我四處募捐才挽回了他的生命。

  多年前,我在實驗中學擔任過體育課,又是章丘市比較有名的運動員。可誰也沒想到,我這樣的身板也終究沒經得住偌大的重壓。2005年,三澗溪村的工作剛有起色的時候,我累的病倒了。整個人一下瘦了20斤,臉色發白,好像一下子老了好幾歲。扁桃體腫得很厲害,喉嚨生疼地連唾液都難以下咽,脖子像是粗了兩三圈。是連續的勞累和壓力,透支了我本來健康的身體,我天天幾乎24小時不停地振動的聲帶,在此時也提出了抗議“罷工”了。即使如此,剛剛動完手術的第三天,我就偷偷地回到村里,回到我惦念的群眾當中。不能講話,我就用手寫,把需要安排的工作,全部用電腦打印出來,分發給村“兩委”干部。因為當時全村一下鋪開那么多工程,有那么多工作需要我來做,我告訴自己:即使以后再也不能開口講話了,用眼睛也要在工程一線盯著,機遇不等人,時間不等人哪。

  2008年10月,我舊病復發,并引起了嚴重的鼻炎,女兒哭著鬧著讓我好好休息,給自己放一個長長的假期。但這是不可能的,手術后,我硬是瞞著家里人、自己戴著口罩回到了辦公室。因為,我知道,作為一名女性,一名孩子的母親,家庭和孩子固然是自己的大半個生命,但自從擔任農村黨支部書記上任的第一天起,就必須毫不保留地把自己的全部奉獻給這片養育我的熱土,對于這樣的人生選擇,我從不后悔,看到老百姓得實惠了,我心底里很欣慰。

發表評論
網名:
評論:
驗證:
共有0人對本文發表評論查看所有評論(網友評論僅供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贊助商鏈接
摇钱树曾道人论谈